天逆小说网 > 化红尘 > 第六百七十章 生命脆弱

第六百七十章 生命脆弱

推荐阅读:异世邪君都市超级医圣龙符尘缘元气少年无限之血统官居一品玄天魂尊特种神医神级英雄

没想到自己也难免俗,程浩风暗暗嘲笑自己一下,再侧身与胡仙仙对视.网

胡仙仙笑着转开头,“不许这么笑,太坏了。”

“我坏?你才是坏丫头,我一来就故意逗我,是不是以为把我逗笑了,就不用跟我亲近?”

她又转回头,看着他的眼睛问:“就说说笑笑的不好吗?我们又不能真做什么,太亲昵了倒惹得你难受。”

程浩风见她眉尖蹙拢,含愁带愧,就坐起身,抱她斜躺在怀里,温声说着:“仙仙,有你在身边就好,我不难受。你从来都没有主动问过我在想什么,连眼神儿都没有探究我想法的意思。”

“我需要去问你,或者想你在想什么?”胡仙仙微抬头看向他,问出个绕口又费脑的问题。

“不是刻意需要,只是我觉得疑惑。别的女人都会特别在意自己在情郎心里的份量,还会在亲密的时候试探情郎反应激烈不激烈……”程浩风话说一半又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我们彼此神魂予授,难道还需要反复衡量考验?”

“不是互相不信任的那种试探,是……我听说要是某个男子为某个女子难以自持的时候,女子会因此骄傲……也没表达对,我不是说我们之间什么,是你似乎不在意,嗯……”

程浩风很少有说话结结巴巴的时候,胡仙仙笑问:“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哈哈,该不会是你在别的女子面前心急难耐、难以自持、欲?火焚身……”

“要真是那样,你还笑得出来?”程浩风气恼地拧拧她脸蛋儿,“这么跟你说吧,是无意中听到几个贵妇闲谈,她们说起夫君与自己亲热之事,把男子的反应和想法都说得那么细……而你绝对说不出来,你都没注意过我……”

见程浩风说完后脸红得连耳朵根都红得发亮,胡仙仙捂着脸偷笑不停。

闲云观后殿供有送子娘娘,那些求子的贵妇去找老道要求子的符水时,老道往往要查问房?事,而那些贵妇往往会说得很露骨,程浩风可能在那时无意中听到的。

“你别只顾笑,好好问你呢。”

“有什么好问的?谁让你去听那些无所事事的贵妇说什么深闺寂寞、春?情缱绻。”胡仙仙拖长语调戏谑他。

“我去找周知事,无意中听她们对守后殿的老道说的……”

听他急切解释,胡仙仙连忙摆手说:“我逗你的,知道你不会去偷听她们的闲话。她们能记得夫君的反应,那是她们聪明,我懵得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想什么了,哪知道你在想什么……”

“呃呃……”程浩风笑了笑,将她搂得更紧了些,“我还以为你不在意我。我们才这样你都懵,成亲以后还不得吓傻了?”

胡仙仙轻擂他一拳,两人相处渐渐亲近,才知道他也有说无聊废话的时候。

程浩风握住她捣乱的手,凑在她耳边低声问:“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有什么反应,要不要听我告诉你?”

“不想知道,不听你说。”胡仙仙慧黠微笑,又用撒娇的语气温柔说:“我们不说这些了,好不好?你说说京城局势完全安定下来没有。”

程浩风凝视她双眸一会儿,当真说起平叛之后的权力更迭、局势变化。

她似乎听得很有兴趣,眼神却有些黯然,心内歉疚道:我给予不了妻子该有的温存,可我还是想与你一直相守。原谅我如此自私,情深不寿,也许不那么亲近,就能延长相伴的时光。

不知不觉东方微白,程浩风该启程回京了,两人起身道别,他握着胡仙仙的手说:“其实我也不是贪恋温柔乡,就是想见见你,要不然胸腔里空荡荡的,心都无处安放的感觉。”

“我知道的,皇上根基未稳,平叛之后又会起权谋争斗,你在京城要万事小心。”想起程浩风说的那些事和自己了解到的车昂之事,胡仙仙很担忧。

“朝争难免,平叛之后朝堂上的重权高位肯定重新布局,都想借机大权独揽,可他们动摇不了皇上的基业。”程浩风此时已恢复冷静沉稳模样,言语间没有忧虑,倒显得踌躇满志。

归家后,胡仙仙坐到院儿里的椅子上不久,泥蛋儿就早起练剑。

见姐姐托腮而坐,痴痴呓笑着,泥蛋儿就问:“姐,你就坐着傻笑了一晚上?”

胡仙仙正回味着与程浩风相聚的细节,都不知道自己在笑,听这么问只得板起脸答道:“我整夜练功,才坐下歇歇呢。你看你才起床,快去练剑。”

见泥蛋儿舞完一个套路,又想起正事来,就问他:“我想见苟班头,你能不能帮我约他?”

“北门那边的人我不熟,找栓子吧。姐,你咋想起主动见这些地头蛇?”

“你别管这些,好好照看三花、马烁、翠儿他们。他们要出了事,我唯你是问。”

天明后,胡仙仙陪父母闲聊一会儿,就进城办事。

还没到达迎仙阁,就听有人在大声喊她。她回头一看,才见是三花娘喊她。

一群人跑过来,有三花爹娘,还有三瓜和梁慧芬,都十分焦急的样子。

胡仙仙还没问,梁慧芬已经说起事情来,原来是三豆怀孕时太劳累动了胎气,可能会小产,疼得晕倒在大街上。

还好她晕倒的地方离梁慧芬摆摊的地方不远,赶紧送到回春馆去了。闷娃送货还没回来,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快救人啊,还说什么怎么办?”街上行人很多,他们又七嘴八舌的说着,吵得胡仙仙头晕,都没弄清楚事情的关键。

“肯定是要救人的,可保大人还是娃娃呢?满了七个月……也不知道闷娃舍不舍得……”三花娘抹着眼泪。

胡仙仙反问:“三豆怀了孩子都七个月了?”天逆小说》网》WwW.tianNiTXT.cOM

“是啊,他们去年腊月成的亲,这都要七月半了。”三瓜很不理解这个被他们当成救星的仙姑,为什么会这样问,但还是回答了。

胡仙仙强迫自己定心理清头绪,再说:“对不起,我是不清楚成亲后很快就可以怀孩子,才那么问。你们先去照顾三豆,说说闷娃在哪儿,我带他回来。”

他们说闷娃去了宜清县东街给好几家米行送米,胡仙仙立刻飞去,很快就找到正在搬货的闷娃。

闷娃听胡仙仙说了事情后,急得跺脚:“浪费时间来找我做啥,当然是要保大人!”

带他飞回陵州,进到回春馆的后房,他就带着哭腔喊:“救三豆,快救啊……”

后房侧旁就是医馆收治重症病人的地方,梁慧芬掀帘子出来拦住要冲进去的闷娃和胡仙仙。

“你们不能进去,赶回来了就好,在这儿等着吧。”

“在这儿干等着,那我们急忙赶回来做什么?”胡仙仙听里面的呻?吟声都很微弱,怕三豆保不住命,再次抬脚往里走。

“不行!”梁慧芬用力推了胡仙仙一把,“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男人是不能看女人生孩子的,修道学佛的出家人也不能看!”

见胡仙仙和闷娃都生气地瞪着她,梁慧芬又放缓语气解释道:“你们赶回来了就好,慧萍她就明白该全力保大人,放心吧,慧萍的医术很好。”

他们只得和三花爹娘一起守在房门外,心焦不已的等着。

三瓜安慰着父母,筹措杂事,闷娃就蹲在墙角自言自语。

闷娃一会儿自责着该等两年,生活宽裕了再要孩子;一会儿又自责着该推掉两笔生意,就不用那么忙;一会儿又自责肯定是自己命不好,才连累三豆跟了他没好日子过。

他神情恍惚地自说自话,三瓜劝他别急,他就跟没听见一般。

医馆里打杂的人端着热水进去,又端着血水出来,看她们忙忙乱乱,胡仙仙觉得自己搭不上手,很没用。

各个教派都有安胎和保婴的经文及法术,但惟独都没有临产之时的经文和法术。

传言说,临产时的血污会破掉灵气,亏损修为,胡仙仙也弄不清楚到底会不会。可她不敢冒险去试,且不论自己会如何,耽误梁慧萍施救就糟了。

既然正常临产之时,旁人都帮不了产妇,小产和堕?胎之时,更帮不上。胡仙仙的心如被油煎,怎么女人大多数都得过这鬼门关?

她忽而又庆幸自己不必过这一关;忽而又忧虑自己恐怕终究要过那一关;忽而又想起自己也许根本就没机会过那一关。

等得都快绝望了,梁慧萍才抱着一个襁褓出来说:“实在抱歉,没能留住这孩子。三豆还在昏睡,你们等会儿再去看她。”

她将襁褓递向闷娃,闷娃瞥一眼后没有接,快步进屋趴在床边守着三豆。

三花娘把襁褓接了过来,三花爹和三瓜都含泪叹息着。

胡仙仙也凑过去看,那是个还沾着血迹的肉红男婴,虽已是死婴,仍可看出若能成活,定是个五官清俊的小儿郎。

感叹着生命如此脆弱,胡仙仙都忘了要去找苟班头谈事。

三花娘他们带着死婴出城埋葬了,胡仙仙还愣愣站在那里。

“仙仙,你在这儿站了多久了?”梁慧芬收拾完杂七杂八的东西看到她,和她打招呼时,她才回过神。

因出了三豆的事,医馆里格外忙,梁慧萍忙不过来,就让梁慧芬帮着做饭。忙完事情,都下午未时了,梁慧萍邀胡仙仙一起吃午饭。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化红尘 天逆小说网】即可阅读化红尘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